福山曾预言历史的终结然而全球化并未一统天下

学者弗朗西斯福山曾在冷战后断言,自由民主制将成为人类文明的最后形态,然而遍观这些年,在全世界范围内的民主崩溃、英国脱欧、、民粹主义、贸易战争……这些政治变迁的背后根源是什么?是不可避免的阵痛还是原就如此的规律?享誉世界的思想史家、历史学家昆廷斯金纳于北大座谈时对此谈及一二,对于深入认识不无帮助。

廷斯金纳,享誉世界的思想史家、历史学家。斯金纳长期在剑桥大学学习和工作,1979-1996年任剑桥大学政治科学教授,1996-2008年曾任剑桥大学现代史钦定讲座教授,2008年至今任伦敦大学玛丽女王学院巴伯博蒙特人文科学教授。

提问:我们见证了唐纳德特朗普当选美国总统等等一系列现象,您对这些现象的看法是什么?您认为这代表了自由主义在全世界范围内的变化吗?

斯金纳:我对于特朗普的担心与我对于自己国家的担心是一样的。西方过去一个时代在政治和经济上的主要特点是全球化,而现在相当多的人反对全球化,在这背后有深刻的历史的力量在起作用。在自由主义经济和全球化结合的背景下,你可以把资本转移到劳动力最便宜的地方。西方由此形成了后工业经济。尽管有些国家的工业经济仍然非常成功,比如作为世界第三(四)大经济体的德国;但是像英国、法国就是后工业经济,美国也是,后工业经济并不需要这么多劳动力,因此导致严重的失业问题。比如法国失业率高达20%。英国的失业率并不算高,但是失业都集中在几个区域。美国的失业率也不高,大概5%,但是统计上有个巨大的缺陷——即不充分就业,很多人有工作但一周只工作两三天,并不能养活自己。我们所见证的英国脱欧、美国特朗普上台,包括接下来的法国总统选举表明,这些人都投票反对全球化,而且人数相当多,他们代表了民意主流,最终让英国脱欧、特朗普上台。

我所担心的是民粹主义。我曾经提到过人民的意志,英国有“人民的意志已经决定了……”这样的说法。看统计数据,(在投票之前)会投票支持脱欧的合格选民占37%,所以这并不是人民的意志;但实际上投票结果是,51%的人支持脱欧,48%的人反对脱欧。这表明根本没有单一的所谓“人民的意志”,而是有两个意志!这也表明我们国家处于政治上严重分裂的状态,美国也是这样。美国的问题表现为,整个经济领域中最有生产力和受过最好教育的部分对于特朗普的政策极度不满。所以我们只能继续观望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而对于美国的民主体制来说,最值得担心的事情是特朗普通过行政力量进行统治,而不是通过国会。特朗普发布了很多严厉的行政命令,其中很重要的一条是禁止某些国家(大多数是穆斯林国家)的人进入美国。这显然是种族歧视,在美国是不合法的,这个行政命令被法院暂停执行。行政权力和司法权力之间的制衡是美国宪法的根本特征,但特朗普试图反抗美国宪制,他认为法院没有权力暂停执行他的行政命令,事实上法院依据的是宪法规定的禁止种族歧视。

对于英国我担心的问题和美国是一样的,政府决定不让议会投票决定是否脱欧(而是举行全民公投),这个决定被我们的最高法院否决了,而独立的司法权力也是我们的宪政的核心。所以在两个国家都可以看到,反全球化的民粹主义正在冲击法治(the rule of law),这是非常令人担心的。

提问:我的问题是关于自由主义和全球化的。对于自由主义来说,它似乎在帮助我们理解时事和回应全球挑战的能力上显示出无力感。自由主义也许会导向多元主义,甚至是相对主义。所以如果我们没有一种确定的意识形态的自我认同,我们怎么与那些正在侵害我们的自由的力量对抗?您之前提到了后工业经济,那么您认为是否存在“后自由主义”(post-liberalism)或诸如此类的说法呢?

斯金纳:我认为是存在的,这是非常好的提法。如你所说,在20世纪的主要意识形态中,在西方占主导的是自由主义的一种。在美国的语境中,它是一种基于人权的学说,为政治奠基的是人权的观念。就像李强教授说的,这实际上根本不是“政治的”理论,仅仅是一种关于权利的道德理论,这是自由主义作为政治哲学在美国的现状,就是一种法律上的平等的自由观念,对国家理论并不是非常感兴趣,它感兴趣的是与它相近的形式——新自由主义(neo-liberal theory),它强调国家要让位于市场。新自由主义特别在美国已经大获全胜,在欧洲也有显著的发展,体现为对二战后德国、法国和英国等国家确立的福利国家、社会主义体制的强烈冲击。新自由主义的政策完全否定了福利国家,因为福利国家要求非常高的税率来维持公共服务。而我认为西欧国家成为福利国家而美国从来没有成为福利国家的原因在于,美国的政客不能说服选民承担福利国家的费用。

新自由主义已经在英国、法国都有了发展,而在美国则一直占主导,特别是在里根(Regan)上台之后。新自由主义强调,公民必须自己照顾自己,国家只是提供基本服务架构。但更根本的是,国家仅仅是安全的保障者,真正在统治的是市场,而这已经被证明是太过了。体现在后工业经济的问题上,后工业经济导致了就业的衰减,使得人们失去了大量的就业机会,因为金融服务只需要很少的劳动力就能产生巨大的财富,而且只雇佣经过专业训练的高科技人才。在美国和英国都是如此,金融业几乎占到了GDP的20%。所以随着后工业经济的发展,福利国家的制度和政策越来越少。

所以我之前提到过的深层次的历史动力现在就成了一个问题。社会开始分裂,人们不愿忍受后工业经济和无福利国家的自由主义所要求他们付出的代价。谁知道之后会发生什么?特朗普已经对重建美国旧工业做出了巨大的承诺,但他不可能成功。他可以重开煤矿,但现在运营煤矿只需要非常少的人,因为很多活都是机器在干,所以这不可能创造就业岗位。他不可能振兴美国的钢铁产业,因为美国的劳动力太贵了,钢铁可以从中国进口,比从欧洲进口便宜很多。美国的传统工业已经彻底衰落了,所有的制造业都在中国。所以我不知道特朗普怎么可能实现他的承诺,但他是主要西方国家领导人中批评新自由主义的。特朗普的选民,就像把英国投出欧盟的选民一样,就是这些觉得没有被现在的高科技后工业经济和以金融为基础的经济代表的人。所以特朗普实际上是逆历史潮流而动,但我不认为他能成功,原因就在于劳动力成本。中国经济的劳动力成本非常低,所以可以出口非常便宜的产品。美国认为中国是在操作汇率,其实不是,中国就是因为劳动力非常便宜,而且有非常高效的工厂。这与伟大的大不列颠帝国过去扮演的角色是一样的——世界工厂。

我对英国和美国所担心的是民粹主义的力量,而他们的愿望又不可能被政府实现,所以我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我只觉得情况看起来并不好。

提问:那我们应该担心的是什么呢?是这种已经形成一种历史趋势的对全球化的排斥?还是全球化在发展而我们还没有准备好放弃我们的身份认同?

斯金纳:我认为已经发生的是,弗朗西斯出售豪宅精英们设定的新自由主义国家以及金融服务和劳动力的全球化——尽管并不是完全全球化,但是在美国相当多的劳动力来自南美洲和墨西哥,工厂被修建在这些地方因为劳动力便宜。美国和欧洲也把很多电子工业外包给了印度。如果你在英国出版一本书,所有的工序都会在印度完成,而且是完全电子化的。这些工人甚至不懂英语,但他们以电子化的方式做完了全部工作。所以所有生产都被外包出去了,劳动力市场实现了全球化。

现在事实证明是我们走得太快了,没有赶上的那些人就抓住了英国公投和美国总统选举给他们的机会,他们发出了自己的声音:这真的不是我们想要的!我们无法应付!所以一个精英们设定的社会无法被大多数人接受。这是一个非常富裕和成功的社会,在这个意义上也是非常高产的社会,非常擅长降低劳动力成本,但同时也产生了巨大的不平等。像富裕的欧盟就只是重新分配税收来缓解危机。西班牙16—25岁人口的失业率高达50%,一般人没有工作。然后呢?欧盟就只是在提供资金,英国、法国和德国这些大的经济体就只是简单地给点钱。但是这些人仍然没有事做,当他们没有被提供工作机会的时候他们会怎么想?他们会想:这不是我们可以生活的地方。你说的是对的,全球化发展得太快了,现在已经开始瓦解了,这是一个非常危险的信号。

提问:我研究的领域是多元文化主义(multiculturalism),我非常希望能听听您对多元文化主义在欧洲的当下处境。

斯金纳:我很高兴听到你研究文化多元主义,因为我对于我的祖国的焦虑以及我的美国朋友对美国的焦虑,即我讨论过的民粹主义,是极端反文化多元主义的。美国和英国情况不一样,我就谈谈英国的例子。我们举行了一次关于是否应该脱欧的全民公投,但实际上这次公投的议题是关于移民,因此也就与我们社会的文化多元主义问题有关。

自由主义的基本原则之一就是资本、商品、服务、劳动力的自由流动,形成一个单一的、自由的市场。整个欧洲都已经形成了劳动力的自由流动,劳动力会选择进入富裕的福利国家,而欧洲最富裕的福利国家就是英国。所以我们就有了大量的移民涌入,移民主要是年轻人而不是老人,但他们会有小孩,因此对免费的公共教育和医疗系统施加了巨大的压力。事实上移民占人口比例并不高,而且英国很富裕,也能担负得起,但人们就是不想再这样下去了。这是这次公投的实际议题,人们认为这个社会太过于文化多元了。值得担心的是这次公投表现出人们的不宽容。现在英国是一个文化非常多元的社会,但只是在部分地区。如果你去伦敦的乡下,你会看到只有一种人,他们只用一种语言说话。而在伦敦市区,最近的统计显示人们使用的语言超过150种,三分之一的人在家不说英语,英语仅仅是公共语言,有些人根本就不说英语。由此可见伦敦是一个文化极度多元的城市。伦敦也是欧洲最大的城市,因此呈现出很强的文化多元主义。

但我们讨论的是对文化多元主义的拒斥。我认为,很多人担心的是,这种对文化多元主义的拒斥实际上是种族主义。这一点必须被承认。在英国的全民公投、美国的特朗普上台、法国国民阵线的巨大成功以及德国极右翼势力的崛起中,种族主义者都扮演了非常重要的角色,他们想唤起民族主义,驱逐看起来像外国人的人。这对于整个社会的架构是非常危险的。所以今天在政治理论中文化多元主义是一个非常重要的主题。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prissysweetcake.com/,弗朗西斯出售豪宅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