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公司与中国新闻社联合主办

一直以来,惠安女引起国内外关注与兴趣的是她们短袄露脐、宽裤飘逸,终年包着花头巾、出门戴着黄斗笠的奇装异服及婚后长住娘家的奇特婚俗。但是人们并不一定了解,在封建礼教与婚俗陋习的压制下,惠安女曾是多么悲惨与痛苦。

惠安县长期经济落后、封建闭塞。由于包办婚姻,夫妻感情不和,再加上女子婚后长住娘家,长期不易怀孕而备受夫家与邻里风言冷语,惠安女忍受不了封建重压,投水、上吊、服毒甚至结伴投海自杀的时有发生。五十年前的惠东小乍半岛,长住娘家的已婚妇女五百多人,自杀的竟多达一百三十五人,年轻的李乌桃等五个惠安女为抗争包办婚姻而集体投海自尽。这一封建陋习,伴随着惠安的落后与不开放,沿袭了相当长的时期。

惠安女命运的真正巨大改变,是在改革开放的大潮冲击了这块闭塞的土地之后。千百万的惠安女发出了生命的呐喊,多少能干的惠安女掀开了头巾,冲破封建家庭的束缚,走到了改革开放的潮头浪尖!

李亚尾就是这样一位不向命运低头的惠安女。一九八四年,她利用惠安丰富的花岗石资源,带头创办第一家民营企业“振兴石雕厂”,她的创举连世代打石为生的惠安男人想都不敢想。她一带头,民办石雕厂如雨后春笋,解决了惠安人多地瘠的劳力出路问题,而且出口创汇,富了一方。如今李亚尾任董事长的石雕公司,工厂占地二万平方米,员工三百,引进台资与先进设备,产品畅销日本、东南亚等地。提起李亚尾,无人不服。

洛阳石雕厂的“女巧匠”刘碧兰,潜心钻研,创造出青石影雕新工艺,她为菲律宾总统阿基诺夫人、英女皇伊丽莎白二世等世界名人雕刻的石雕影象,栩栩如生,恍若真人,她的作品被外交部列为外事馈赠礼品。

张坂乡的“女能人”骆丽玉,带头承包村木雕厂,大胆创新技术,使该厂生产的六百多种金木雕品远销新加坡、台湾、香港等地,并带动全村办起五家木雕厂,使五百多劳力全都有所作为。

据有关部门统计,在惠安乡镇企业中就业的惠安女占员工总数的七成以上,在三资企业中惠安女更占了九成,就是在过去惠安男人“一统天下”的建筑业中,惠安女也开始涉足,占了其中的近二成。各种企业中的女经理、女厂长、女主任已有数百人。

如今的惠安女长袖善舞,做生意是她们的擅长,在闽南城乡你常常可以看到惠安女骑着摩托呼啸而过,戴着渔货、土产进城,捎了日用百货返乡。

惠安女能文能武,她们的文化素养也日益提高,在绘画、摄影及诗歌、散文、小说等文艺舞台上崭露才华。惠东崇武少女李丽玉的长篇小说《网》,以细腻的笔触,描写家乡惠安女的风俗与心态,引起文坛的关注,最近她又在创作另一部长篇小说。

随着经济地位的提高,惠安女在政治舞台上也一展英姿。目前,惠安有县(处)级及乡(局)级女干部六、七十人,在各级人大组织中均有一定比例的妇女代表。为提高妇女干部的素质,县委举办妇女干部培训班,组织女青年干部参加英语学习班、电脑培训班,鼓励妇代会主任参加农业函授大学的学习。

在中国举行的联合国第四次妇女大会上,一枚印有惠安女崭新形象的纪念封作为特殊礼物赠送给来自世界各国的妇女代表们,惠安女再次为世界所瞩目。惠安女半个世纪的跨越,也正是中国妇女命运巨变的一个缩影。(完)